锐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抬起了头露出了微笑

 两个人相对无言,忽然同时笑了出来。
 
    看着苏锐的笑容,林傲雪转过头,不再看他,但是心里却涌出了安宁甜蜜的感觉。
 
    “遭了。”
 
    苏锐忽然一拍脑门。
 
    “怎么回事?”林傲雪诧异的问道。
 
    “我把苏炽烟给忘了!”
 
    苏锐这才忽然想起来今天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
 
    此时,距离他进入林家庄园的大门,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学姐?她怎么会来到这里?”林傲雪直接站起身来。
 
    苏锐满脸黑线,他只能用最简练的语言,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形容了一遍。
 
    “怎么不早说?”
 
    林傲雪丢下一句话,便转身走出去了。
 
    “面对你穿着睡裙的样子,我哪里还能记得起别的女人?”苏锐在后面无奈摊手。
 
    听了这句话,林家大小姐的唇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一丝绝美的弧度。
 
    …………
 
    苏炽烟呆在客厅里,颇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心里充满了忐忑,苏锐上去了那么久还没下来,真担心林傲雪会不会产生误会。
 
    她倒还真的没往那方面想,如果苏炽烟知道,苏锐这大半个小时里已经把她忘的一干二净,不知道会不会立即怒气冲冲的离开!http://piaotian.net
 
 第695章 刑期十年起步!
 
    就在苏炽烟心中的担忧已经越来越重的时候,便看到了林傲雪从楼上匆匆下来。
 
    她连忙站起身来,解释着说道:“傲雪,这么晚来打搅你,真是不好意思,都是苏锐出的主意,我本来……”
 
    苏锐站在后面,几乎都有对苏炽烟竖起中指的冲动了。哥哥,不,小叔我好心好意的带你来到这里,结果你却把责任一推二五六了。
 
    “学姐,今天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安心在这里呆着就好,一切都交给苏锐。”林傲雪很聪明,一眼就看穿了苏炽烟的内心所想,但是,她可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女人,对于苏锐,她的心里可是怀着绝对信任的态度的。
 
    听到苏炽烟竟然遭遇了这种事情,林傲雪的心中也是义愤填膺,对于那些施暴者,她内心深处本能的生出厌恶,乃至痛恨。
 
    作为苏炽烟的朋友,林傲雪知道这位学姐对于收藏衣服有多么的痴迷,那些名贵的礼服都被扔在了地上任人践踏,她真的很难想象,苏炽烟的心里有多么的悲伤。
 
    如果是换做自己,恐怕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都说了,你之前的担心完全多余,傲雪不是那种人。”苏锐似笑非笑的看了苏炽烟一眼,然后对林傲雪递过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便转身走了出去。
 
    “谢谢。”
 
    就在苏锐走过苏炽烟身边的时候,忽然听到后者轻轻的说了一句。
 
    这声音很轻,几乎到了轻不可闻的地步,就连几米之外的林傲雪也不可能听得到。
 
    苏锐并没有回答,而是微微一笑,走出了林家别墅。至于这两个女人今天晚上怎么过,已经不是他需要操心的问题了。
 
    和林傲雪的相聚时间虽然很短暂,但这短短的半个多小时,却已经让苏锐疲惫尽去,浑身充满了力量。
 
    等到他驱车赶到刑警大队,已经是接近晚上十一点钟了。
 
    苏锐在进门之前,还在对面的餐厅买了两大包夜宵,刑警同志们工作到那么晚,他自然得犒劳一下。
 
    “哥,你来了。”
 
    叶冰蓝正在电脑前看手下刑警分析着数据,见到苏锐进来,眼中顿时绽放出笑容,脸上的疲惫之色都消减了许多。
 
    现在,警局的人都知道了,叶冰蓝曾经的“绯闻男友”就是眼前这位,而且两个人还是兄妹关系,因此,刑警队的人对苏锐也很友好。
 
    “哥几个辛苦了。”
 
    苏锐把两大袋夜宵放在桌子上:“忙了那么久,先歇会儿吧。”
 
    “哎呦,这是芭提娜自助餐厅打包的啊,平时我们可吃不起。”
 
    “今天是要打土豪分田地吗?”
 
    几名刑警打趣着说道,顺手就已经拆开了餐盒,开始大快朵颐。
 
    芭提娜是一家比较高档的自助餐厅,一个人的消费大约在五百块以上,以基层警员每个月那几千块钱的工资,还真的有些消费不起。苏锐也只是图着方便,才在这餐厅买了夜宵,反正他也不缺钱。
 
    不过,这个举动落在警员们的眼里,可就有点震撼了。
 
    这简单的一顿夜宵,少说也得花去三千多块钱,得多有钱才能办到这样的事情?
 
    “你们放心吃吧,我哥他不缺钱。”叶冰蓝笑着说道,她也顺手从手提袋里取出一盒热牛奶,慢慢的喝着。
 
    “案子已经有眉目了吗?”苏锐问道。
 
    “你自己看。”
 
    叶冰蓝把苏锐推到电脑前座位上坐下,指着上面的材料,说道:“你之前的分析并没有错,现场留下了许多指纹,很显然这并不是一起精心谋划的案件,我们的推测和你一样,犯罪嫌疑人应该把这件事情当成了一次简单的街头斗殴。”
 
    苏锐动着鼠标,看着屏幕上那一个个指纹比对,赞同的点了点头:“是的,否则他们也不会不懂得戴上手套,充其量就是一群受到他人指使的小混混而已。”
 
    “小混混?”叶冰蓝喝着牛奶,微微一笑:“这个词很准确,和我们的判断完全一致。”
 
    “是不是指纹对上号了?”苏锐说到这儿,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我们采集到了十九个人的指纹,当然,这并不能说明到达现场的只有十九个人,但好消息是,这十九人之中,我们已经把其中的十人通过指纹比对锁定了身份。”
 
    叶冰蓝俯下身子,在电脑上调出来一个界面,说道:“这十个人的档案全在这里了。”
 
    展现在苏锐面前的是十个文件夹,清清楚楚,整整齐齐。
 
    苏锐把每一个文件夹都点开查看,看的很仔细,而后摇了摇头:“打架、抢劫、强-奸,原来这些人都是有前科的,最长的被判过十年,最短的也在监狱里面呆过半年。”
 
    “所以,可以说他们是专业打、砸、抢的,只要有钱,什么都肯干,一群混世魔王。”叶冰蓝说道:“而且,在他们看来,这只是普通的打架斗殴而已,别说打死人了,就连重伤的人都没有一个,顶多是破坏了一些玻璃和贵重物品,大不了赔几个医药费,也没什么让人心疼的。”
 
    “这样说来,这些人动手之前,就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全部想的很透彻了,即便抓住了他们,也不可能给予他们很重的惩罚。”苏锐冷笑着说道。
 
    “这也正是他们有恃无恐的原因,说实话,他们都是老油条了,每年至少进看守所呆一次,已经形成了丰富的斗争经验。”叶冰蓝似乎也觉得有些麻烦:“这种事情是最棘手的,想要上纲上线又有点难度,想要对方赔偿却绝对不可能,所以,很难办呢。”
 
    确实很难办,如果把这些人全部抓捕,反而还会浪费不少的警力。
 
    “不难办吧?”
 
    苏锐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抬起了头,露出了微笑。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叶冰蓝有点想不明白,说实话,这些小混混冲进苏炽烟的工作室,顶多是把人抽几个耳光,或者揪着头发往墙上撞一下,最重的伤势就是鼻梁骨折和中度脑震荡,真要是严格按照法律来的话,又能判多少年?
 
    顶多是在看守所里面呆几天,然后放出来该干嘛干嘛去。
 
    由此可以判断,幕后主使策划之人应该是个高手,找一群不入流的混混,却能够打击到苏炽烟的核心痛点!
 
    苏锐微微颔首,眼中释放出一股危险的光芒:“丢了贵重的东西。”
 
    “什么?”叶冰蓝一怔。
 
    “我是说,苏
 
    听了这话,在场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那里面的珠宝,加起来最起码也得值好几百万,明星穿戴的哪有便宜货?”
 
    “而且,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在现场发现全身镶钻的礼服,我以前去过苏炽烟的工作室,知道她在顶层的房间里面至少有一排衣架,挂的全是镶钻礼服,如果现场被毁坏的那些衣服中没有这些,是不是能够说明,这些镶着钻石的衣服被人蓄意拿走了?”
 
    苏锐的眼中绽放出危险的光芒来!
 
    丢了东西和没丢东西,在刑法上已经是完全的两个概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