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刑警更愣住了怎么这男人胡来也就罢了

  前者只是普通的打架斗殴,在没有造成重伤的情况下,顶多在牢里呆个把月就能出来了。
 
    而后者,那就是入-室-抢-劫!
 
    这四个字,无疑给在座的刑警心中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根据华夏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一旦被定性为入室抢劫,刑期就要十年以上了!
 
    十年以上!
 
    此时,那些刑警看向苏锐的目光之中就流露出一些不一样的意味来了!
 
    真是个超级狠人啊!一张嘴就把一件只够关十几天的案子变成了十年起步!
 
    “兄弟,你这样会不会太狠了点?”一名警察苦笑着说道。
 
    他知道,苏锐这也许是为了泄私愤,也许也有着肃清社会风气的成分,但是十年的刑期,确实太狠了点。
 
    苏锐的眉毛挑了一挑:“这个案子又不是我说了算,他们没抢,你们警察也不可能颠倒黑白强行把这些家伙判上十年,只要找到这些人,看看他们有没有抢这些首饰,到那个时候,判不判他们的刑,可就是由法律说了算。”
 
    苏锐摊了摊手,他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目光之中的自信却清楚的表明,这一次……他胜券在握。
 
    “把监控再仔细的回放一遍,看看这些人上车的时候,有没有携带手提箱。”叶冰蓝神情凝重的说道,事关重大,不是儿戏,三言两语可没法给案子定性。
 
    “有。”
 
    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沉默无声的刑警终于开口:“我之前并没有太过在意,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打人吸引过去了,现在想来,他们在上车的时候,确实拎着箱子!”http://piaotian.net
 
 第696章 苏锐的高级权限!
 
    听到这话,叶冰蓝立刻拿过鼠标,把案发地点附近的监控录像调了出来。
 
    这些人确实不是那么专业,甚至连苏炽烟工作室外面的几个摄像头都忘记了破坏。
 
    果然,在这些人上车的时候,确实拎着箱子,而那些箱子之中装着什么,已经是显而易见了。
 
    甚至有个别几个人还抱着几件衣服!虽然视频看不太清楚,但绝对是镶钻礼服无疑!
 
    “再把这些人来到工作室之时的视频调出来。”苏锐眯了眯眼睛。
 
    叶冰蓝又简单的操作了一下,果然在这些小混混到来的时候,并没有人拎箱子。
 
    “如果定性为入室抢劫的话,倒也没什么问题。”叶冰蓝说道。
 
    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你看,我可没有说谎,如果他们真的没抢这些贵重物品,我就算嘴上说的开花,也没法把他们定性为入室抢劫。”
 
    叶冰蓝诧异的看了苏锐一眼:“可是,我们询问过在场的几名受伤人员,她们并没有说楼上丢了首饰,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苏锐倒是直截了当:“猜的。”
 
    此言一出,现场的刑警们都哈哈大笑起来,现场气氛倒是融洽无比。
 
    “我说我是猜的,你们别不相信啊。”苏锐摇了摇头,事实上他本来一心想着把这些人给判的重一些,虽然只是简单的打架斗殴,但是后果却极为严重。至于那些手提箱和镶钻礼服什么的,确实是他在见到苏炽烟的第一面时就留心的,刚才只是无心插柳,却没想到竟真的一语成谶。
 
    “既然有了监控录像和指纹,那么锁定这些人的藏身之地,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了。”苏锐说道。
 
    “既然丢失了这么贵重的珠宝首饰,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们现在就采取行动,尽量把受害人的损失降到最低。”叶冰蓝把牛奶盒子放在桌子上,说道。
 
    看到她的动作,几名刑警也都放下餐盒站起身来。
 
    这些刑警确实很不容易,经常加班加点,家里的孩子老人都照顾不上,所有的时间都是留给案子的,没有时间是留给自己的。
 
    “算了,哥几个也不容易,不如交给我吧。”苏锐笑着说道:“二十四小时之内,我保证把这些人打包捆好送到这里。”
 
    “交给你?你又不是警察。”这些人并不知道苏锐的身手如何,一时间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这不是问题,你们通过监控把他们现在有可能呆的藏身地点找出来,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苏锐微微一笑:“放心,我不会做出什么泄私愤或者公报私仇的举动来的。”
 
    几名刑警还是有点犹豫,这可是已经立了案的啊,怎么能让他单枪匹马的去抓嫌疑人?且不说他有没有执法资格,光是这件事情本身就太儿戏了些!
 
    可是这个时候,身为这件案子的主要负责人,副队长叶冰蓝却开口了,她看着苏锐,眼波柔和,带着笑意:“好,这件事情我同意,不过我必须跟着你。”
 
    听了这话,这些刑警更愣住了,怎么这男人胡来也就罢了,你一个副队长,还能跟着乱来吗?
 
    “没问题,只要你同意就成。”苏锐拍拍手,说道:“我知道这件案子牵涉到了许多明星,上面让你们尽快破案,哥几个的压力也很大,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请你们相信我,如果我来做,或许会比你们做的更好。”
 
 苏锐的一些往事,因此已经眼睛弯弯的笑了起来,看着这个背影,她的眼睛深处流露出一丝丝的温情。
 
    当那名之前对苏锐冷笑的刑警看到后者竟然打开了一个他们平日里根本打不开的后-台界面之时,更加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脱口而出:“这……这个界面你怎么能打得开?”
 
    苏锐一边快速查看着案发地点附近路口同时段的录像,一边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我只是试试我以前的账号密码还能不能用,现在看来,应该是某些领导的疏忽,这个账号竟然还没有作废。”
 
    “那你为什么能够进入我们打不开的界面?”
 
    “因为我这个账号的权限要你们的高那么一点点。”
 
    叶冰蓝抿着嘴笑着,眼中闪动着淡淡的光彩。她知道,苏锐口中所说的“权限高那么一点点”,实际上是高很多很多,大概……有几层楼那么高吧。
 
    “你……你也是警察?”另外一个刑警也失声问道,当了好几年警察,他们也都是头一次遇到这种高权限的情况!
 
    “我不是警察,不过我的账号可以打开很多系统。”苏锐自然不会说出关于绝密作训处的事情,这个独立于很多机构之上的绝密机构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够理解的。
 
    苏锐看视频的速度很快,几乎打开一个路口的视频,鼠标一拉滚动条,屏幕上就能出现嫌疑人的车辆,这种对于罪犯逃跑时间的精确判断简直让刑警们都看的愣住了!
 
    即便是市局最强悍的那位刑侦处长在这里,恐怕也办不到这样吧!
 
    叶冰蓝站在苏锐的身后看着,她眼中的神采已经越来越盛!
 
    事实上,这种查找监控摄像的行为总是费时费力,而且极为容易错过目标,但是苏锐不一样,嫌疑人虽然可能去往多个路口,但是他总是能够判断出最准确的方向,尤其是那拉滚动条的动作,简直是神乎其技,几乎花费在每个监控录像上的时间不超过十秒钟!
 
    一名刑警感慨着说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刚刚李哥还嘲笑人家来着,看看,现在被打脸了吧?”
 
    那名被称为“李哥”的刑警倒是没有反驳,而是一脸赞同和羡慕的说道:“如果每个人都能有这本事,我们的破案速度得提高多少啊?”
 
    叶冰蓝笑着摇了摇头:“老李,这个可不是练出来的,在这方面,先天的天赋比后天的训练更加重要。”
 
    随着苏锐操作的深入,他的身后已经站了一排刑警,一个个全部都充满崇拜的盯着屏幕!
 
    因为他们清楚的看到,苏锐的追踪已经跨过了宁海市区,中间的路程超过了七十公里!
 
    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够完成这样的追踪,简直是让人羡慕到绝望!
 
    甚至,他们还清楚的发现,苏锐在打开某个主干道的堵车录像时,只是扫了一眼那些车辆,就判断出来了大概要堵的时间,然后毫不犹豫的转移到下一个路口的监控之中!
 
    “我真的想鼓掌了。”李哥心服口服的说道。
 
    “你可别打扰人家。”叶冰蓝笑着制止,不得不说,苏锐今天的震撼级表现,真的很给她撑面子。
 
    “有情况!”这个时候,另外一名刑警忽然张口说道。
 
    因为苏锐在连续打开了几个录像之后,嫌疑人的车辆已经从录像之中消失了!
 
    “这并没有什么,说明嫌疑人在这条路的中段拐下去了,并没有开到路口的位置。”